好男人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生活 > 情感生活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2020-04-08 13:12:12情感生活0

分開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孟權雅和梁晶晶誰也沒有給誰傳過一封訊息或是打過一通電話,孟權雅那邊不知怎幺想,但是梁晶晶對待感情相較傅小蝶來說到底是被動的多,她不希望孟權雅眼中的自己是地上踩到還抹不掉的口香糖,更害怕哪天東窗事發后孟權雅會帶著輕蔑的眼神說她之所以主動是因為她很下賤。

或許冷處理是因為孟權雅發現了一些甚幺,所以趁大家感情都不深的時候趕緊收手……

其實這在晶晶眼中早已見怪不怪,她過去曾交往過幾任男友,許多一開始大獻殷勤的在知道她的職業后漸漸疏離,甚至用一些難聽的字眼形容她,有的就算能夠包容她的背景,最后也會因為抵不過父母的壓力而分開,權雅是個不折不扣的商人,他的言行和交往對象會影響到外界對他的信任和股價,扛著許多家庭生計的孟權雅做出這種斷尾求生的決定,她完全可以諒解,甚至會替他開心-至少他不是蠢的無可救藥,而是個明白人。

理性的想歸想,可孟權雅不在的三十幾天,梁晶晶每天清醒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孟權雅有沒有給她傳訊息,每晚睡前最后一件事還是檢查孟權雅有沒有給她傳訊息,其余時間更是一有空檔就是抄起手機來檢查,她原本打算去傅小蝶的咖啡廳問她有沒有收到權雅的訊息,不過最后還是沒有直視真相的勇氣,如果一切真是權雅的有意為之,她該怎幺辦?還是說等到他回國的那天,自己坐牢的日子也差不多近了?

「上半年度的財務資料拿來給我。」經理低著頭,伸手朝右邊的資料柜一指,飛快的說道。

晶晶傻愣著站在有地中海禿頭的經理面前,不吭聲不辦事,活像個傻子,只見經理不耐煩的抬頭瞪了晶晶一眼道,「你耳朵聾了是不是?」

「……經理,我人不太舒服,想請半天假。」今天是吳美麗的母難日、梁晶晶二十四歲生日、孟權雅答應要幫她慶生的日子,其實幾個月前她就跟經理說了今天要請事假,假單卻慘遭駁回,說甚幺人力不足她非到不可。

事到如今她也沒有一定要放假,畢竟答應說要幫她慶生的那個男人如今下落不明,『養母』吳美麗從沒有幫她慶生的傳統,想來也不可能專程搭飛機回來給她驚喜,今年大概又是一個梁馨陪梁晶晶慶生的日子。

「你毛病很多。」經理說話時眼睛非但沒有往梁晶晶身上撇,反而發出十分輕蔑的鼻音。

可晶晶就是覺得今天非離開公司不可,法律雖然沒有說壽星最大,可是壽星真的最大阿,為甚幺不讓走?雖然她基本資料上填的出生年月是孟儒的。

「生病本來就是一個人活在世界上的權力,你自己毛多才要去除毛。」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你說甚幺?」經理訝異的抬頭,平時在公司安靜沉默的梁晶晶頭一回跟他頂嘴,雖然晶晶的呢喃他聽的不能說是很完整,但他確實有聽到甚幺你毛多之類的話,「再說一次。」

梁晶晶當然沒有傻到複誦,她默默地將假單遞到經理面前,略帶抱歉的口吻道,「經理,我明天一定準時上班。」

退出辦公室的下一秒,梁晶晶聽見了禿頭經理震耳欲聾的拍桌咆嘯,「我不簽可以算你曠職的,梁晶晶你給我回來。」

她當然不可能回去,就跟不可能複誦的道理是一樣的,晶晶收拾好隨身物品后第一件事就是撥電話、第二件就是搭電梯跑人,「老陳,來公司接我回家。」

晶晶沒有回孟家養病,反而要老陳掉頭去天文館,自從孟權雅說她是太陽之后,她也開始迷上這顆閃閃發光能夠代表自己的超大蛋黃,這是晶晶有生以來第一次去天文館,她有想過如果孟權雅要是真的放自己鴿子,那幺讓權雅最愛的星星陪自己歡度佳期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下車后晶晶便吩咐老陳先回去了,她說她也不知道自己會玩到幾點,晚上她會自己叫車回家,這件事務必不能跟媽還有沈姨說。

天文館很大,平日的下午人潮不多,倒是有些幼兒園校外教學的可愛孩子們走來晃去,她欣賞了幾個宇宙劇場,聽了導覽介紹天鵝座的故事,又與孩子們一起玩了宇宙探險設施,最后走到頂樓的望遠鏡觀測區,下午兩三點的時間,又正值春末夏初的五月中旬,戶外只有梁晶晶一枚傻子用望遠鏡朝整座城市東瞧西看,玩的不亦樂乎。

「聽老陳說你今天在公司過的不開心。」

「名字報上來,我把他們都炒了,凡是欺負梁晶晶的人就是和孟權雅作對。」

望遠鏡的鏡頭內霍地出現一位扭曲變形的男人,因為他站的太近了,所以畫面實在有些可笑。

「算了吧,我能力差也是事實。」晶晶將頭從望遠鏡中移開,靠在機器上的小臉無可奈何地苦笑。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孟權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確定是自己的錯覺還是事實,他覺得晶晶原本就不差的化妝技術在這一個多月來更加突飛猛進,他瞇起眼盯著晶晶仔細的瞧了一陣子,忽然正色道,「你想不想繼續讀書?」

「我看過你……」

孟權雅話說到嘴邊就打住了,他差點把自己調查過晶晶背景的事情抖出來。

聽到這些和自己生日無關緊要的話題,梁晶晶覺得這陣子的單相思簡直自討沒趣,她用力的嘆口氣,轉身走到有遮雨棚的露天咖啡桌旁拉開椅子坐下補妝,桌上擺著一束自己最喜歡的康乃馨和裝蛋糕的盒子,她沒好氣地暗自抱怨八成是又要討好傅小蝶和沈姨準備的母親節禮物,此時此刻晶晶用看不順眼四字來形容孟權雅一點也不為過,回國就好好陪傅小蝶不就得了,管她要不要讀書,關他屁事?

「你在公司的表現確實很認真,這點無可否認,沈姨說你幾乎每天下班后看書看到半夜,比考大學還努力。」孟的語氣十分誠懇,望著晶晶的眼神幾乎用『慈愛』來形容也不為過。

啪的一聲關上粉餅盒,晶晶不悅的冷笑,「少挖苦我了,我根本沒考過大學。」

她覺得孟權雅還真不是普通人,對自己不理不睬了這幺久,一回來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噓寒問暖,還關心她升學問題,請問孟權雅打算改行當輔導中輟少女的熱血教師嗎?

忽略晶晶刻薄的語氣,權雅像是早有心理準備的繼續陪笑,「因為你底子不夠,所以融入的有點辛苦。」他看出晶晶對自己這陣子的疏離頗有埋怨,她的反應令他開心,開心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卻也叫他痛苦,因為這會更令他難以割捨。

「這一個月來,我一直在打算你的事情。」權雅正色道。

要一個不過國內高中畢業的妹子打入海內外名校階層的圈子確實是強人所難,最初的孟權雅以為晶晶是那種為了搶功勞可以四處曖昧男性長官或同事的綠茶,不想事后得到的評價卻出乎他的意料,部門同事都說她是個低調少話且敬業的人,這樣的落差使得他漸漸拋棄有色眼光重新審視晶晶。

「打算甚幺?打算怎幺炒我魷魚?」晶晶無聊的打哈欠,接著起身在桌椅兩側來回走動、活動筋骨,擺明故意裝出不甚尊重的模樣來惹怒孟權雅。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怎幺可能?你別忘了孟恆只是暫時由我保管,它是屬于你的。」孟權雅的態度依然十分和善,顯然覺得失聯的日子對晶晶感到過意不去,過去都是晶晶堆起笑容哄孟權雅,如今情勢逆轉過來,孟權雅只差沒有問晶晶要不要看他表演吃五十顆馬卡龍賠罪。

「我只是覺得,如今你已經不用為錢發愁,是該好好替自己打算了,就算你想環游世界,我也不會攔你,趁不用為公司或是家庭煩惱的時候,儘管嘗試任何你想做的,無論是嘗試不同行業或是回歸校園,天塌下來都有哥幫你扛著。」他說。

晶晶盯著權雅,甩手的動作還停在空中,「你是不是希望我陪小蝶一起讀書?我聽沈姨說小蝶在樞雅過世后沒多久就休學了。」

她悠悠哉哉的倚在桌上,從容地等待權雅的答覆,兩人的距離十分親暱,權雅擱在扶手上的左上只要再往前靠近兩公分,碰上晶晶的大腿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權雅忽然覺得梁晶晶這種多疑多慮的性格簡直是自己的翻版,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甜蜜又王八的感覺。

小時候對他們好的人不多,長大后要是別人無緣無故對他們好,他們看似感恩戴德的背后都是在算計別人友善的原因及目的。

關于這點,他舉雙手表示感同身受。

孟權雅覺得梁晶晶這題讓他騎虎難下,要是他聲稱自己不在乎傅小蝶要不要讀書,在梁晶晶角度看來一定十分矯情,人家晶晶可是撞見過他告白的家伙呢,晶晶眼中的自己一定早認定他非傅小蝶不可。

如果順著晶晶的話承認呢?晶晶會有甚幺反應?他肯定不愿意看她難過的,萬一晶晶一點反應也沒有,那換成自己難過,他更加不樂意。

梁晶晶確實不爽,而且不爽的指數還有逐漸飆升的趨勢,眼見孟權雅答不上來的模樣,她忽然很想抄起桌上的蛋糕往孟權雅臉上砸,覺得孟權雅做人還真是她媽的虛偽到極致,既然要她陪傅小蝶讀書何必說的那幺冠冕堂皇,前面還鋪陳一堆廢話說的好像一切都是為她著想似的。

也就是說,他背著她走路、替她摘下頭上的花瓣、幫她掃墓……,這些舉動無非都是想讓她卸下心防,希望他接納小蝶對吧?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對哦,住院的時候孟權雅可是帶著傅小蝶來探望過自己呢。

孟權雅還是沒有說話,晶晶順手撥了撥身邊的康乃馨,對著花兒道,「唉,我就知道,當未來嫂子的伴讀書僮。」

「你真的很喜歡小蝶,就連我住院的時候都帶著她來……,樞雅有的你才有興趣,這樣對其他晚到的人很不公平。」晶晶勾起嘴角,眼底盡是凄涼,以及時不我與的悲哀。

孟權雅的心被狠狠地踹了一下,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被晶晶那抹眼神纏繞到窒息,痛卻無法忘懷,「不是,聽我說……」

「不過你說的確實有道理,讀書是很重要的,否則我的背景再好都不會有哪個公子哥想娶我,頂多就是玩玩。」打斷權雅的解釋,晶晶認同的點頭,確實她的某一任男友就是嫌棄她的學歷分手,只要外表的新鮮感一過,所有缺點就會通通變得刺眼,這是生物界的定律。

權雅霍地起身,將晶晶扣在自己和餐桌之間,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解釋就一輩子甭解釋了,梁晶晶幾乎認定他就是來玩她的渣男,「樞雅把小蝶寵成一個每件事情都半調子的人,所以他不在之后她活得很辛苦,我希望未來的你可以成為一個就算沒有孟恆或是孟權雅的庇護都可以痛快活下去的人,過去的狼狽只是一場噩夢,夢醒了就該好好活著,我不是因為小蝶才希望你回去讀書,和傅小蝶一點關係也沒有……」

「所以別再說甚幺等公子哥娶妳這種話,你明明就不是這種人,未來看你是想讀大學,想學習任何新的事物,還是到哪個公司試試看,儘管告訴哥,哥替你安排。」

「我相信我的太陽絕對可以辦到。」

過去時常聽吳美麗說要你嫁豪門是為你好,但其實是為了讓她有錢繼續花,何靜芝說要你進公司工作是為你好,其實是為了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可以儘快接下孟恆,孟權雅明明沒有和她們一樣說甚幺『為你好』,她卻可以感受到他是真心實意的希望她變得更好,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

晶晶揉揉眼睛,她能夠感受到權雅的手輕輕覆在她肩上的體溫,但她覺得不夠,對于孟權雅,她的渴望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權雅的手緩緩撫過晶晶的臉頰,他的手能夠清楚感知對方體溫的變化,并全程目睹一對可愛的耳朵由白漸紅的過程……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要不是理智線尚在,否則他真的會咬下去。

別過臉的晶晶雖然嘟著嘴,可是嘴角還是不爭氣的往上翹,「哼,我本來就很優秀,只是欠栽培而已。」

「當然,因為你是比孟權雅更像孟權雅的梁晶晶嗎!」權雅寵溺的捏捏晶晶白嫩的臉頰,覺得晶晶怎幺看也看不膩,「許愿切蛋糕吧,小權雅。」

「送我的?」晶晶接過裝蛋糕的盒子,小心翼翼的將裏頭的蛋糕拿出,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愛的小蛋糕,上面還有六顆各式表情的小小太陽,一份專屬梁晶晶和孟權雅的共同回憶。

「蛋糕是晶晶的禮物,花是送給馨馨的,生日快樂。」孟權雅正經八百的樣子差點害梁晶晶笑場,怎幺搞的好像她有雙重人格似的?

迫不及待的晶晶抹了一口蛋糕上的奶油試吃后驚呼道,「超好吃!你也吃看看吧權雅。」

雖然她不是甜食控,可是這味道實在是非常恰到好處,梁晶晶暗自希望明年生日還可以吃到一樣的蛋糕,當然陪她慶生的依然是孟權雅那就更好。

孟權雅仔細地端詳晶晶對蛋糕興高采烈的模樣,隨后露出狡猾的笑容緩緩道,「是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下一秒,不等她反應過來,他的嘴唇早已覆在晶晶鮮奶油口味的唇上,孟權雅記得以前的自己十分討厭香水味,如今也不知怎幺搞的,他竟然變得有點迷戀晶晶身上的香水味……

看來他應該和晶晶借一瓶噴在臥室。

「你說的沒錯,」孟權雅抬起晶晶的下巴,帶著彼此紊亂的氣息輕聲道,「真的非常好吃。」

跟男同事 爽 太舒服_女上男生會很爽嗎

文章評論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