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生活 > 情感生活

邊伯賢吧_伯賢

2020-04-08 11:40:11情感生活0

SU大學中國文學系學生王詩婷,學號050779,今年二十二歲,大學四年級生,想要完成的事有:

3.存四十萬臺幣

4.賺大錢

6.中樂透

8.買數位單眼

13.買車買房

14.談戀愛......

邊伯賢吧_伯賢

冬天的寒冷讓腦袋清醒不少,尤其當冷風不斷迎面席來時。我發現自己在天冷時似乎需要比夏天來得更多時間沉澱自己,所以常常會一個人從家里走出去,漫無目的的走,也許是走到另個市區,或是往東邊走、往河堤。與所有從未遇見過的人擦肩,試想著這樣的機緣巧合,玩著時間和空間的把戲娛樂自己,試圖填滿走路時的無聊。

退掉健身房會員后,我和謝宇帆就這樣結束了短短八個月的緣分,在那之后我們沒有任何機會見面,而彼此也沒有藉由訊息來交談,原因不明,總言之就這樣結束了。經歷了一個春夏秋冬后沒想到自己也斷了一個與暗戀對象的往來。

看著一項一項被劃掉的愿望清單,有些事已經注定無法改變所以捨棄,一些事真的完成了,驕傲的看著筆直的紅筆穿過文字的腰際,沒想到時間過的比自己想的還要快,在忙著生活、忙著社交的日子里,我還是會想到他──想起我們為什幺沒有結果,想起我們為什幺就此斷了聯繫,想著跨年那晚看見他間接承認交女友的貼文后我默默取消追蹤。是,我的心胸沒有我想像中大,覺得難過、覺得痛苦、覺得煩躁所以乾脆眼不見為凈。

謝宇恩偶時會問我還好嗎?我總是笑著說我很好啊!雖然笑容顯得苦澀,但我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并不是適合他的人,所以會有這樣的結局其實也是預料得到的不是嗎?

謝宇帆曾經說他不否自己花心多情,但那是屬于他的社交方式。很早以前就有人說過我們并不適合,現在我才發現我和他不適合的原因。我常常會聽到一些情侶或夫妻分開,他們說“我們的價值觀一直都不同,只是在忍耐,也許哪天會有磨合的時候”但當那天來臨時通常是分開的日子。

曾經天真的我認為只要有愛就能克服一切,只要有愛,什幺都沒有也沒關係,因為愛可以包容、可以接納、可以化解那些危機。現在想起來還是會笑,笑自己居然有那幺天真的過去──愛可以滋養我們的心靈,但無法餵飽我們的肚子。

看見愛情的不同面向使得我本能的想要逃避,也出于本能的想要擁有。也許王圣杰說的對,從沒戀愛過的人可能會變得像溺水的人,急于抓住一條救生圈。可是,謝宇帆他從來不是那樣的人:他既沒有符合我想要的特質(體貼、善良、溫柔),也不是適合我的人,這個角度看去我應該要慶幸而不是難過吧?當我把這些感想說給艾亞,我們再次踏上學校最高處眺望校園,彼此執著熱咖啡。

學校只有全家沒有小七,不過既然是喝熱拿鐵就沒什幺差了,我個人偏好小七的冰拿鐵。

邊伯賢吧_伯賢

她笑著說「不是翹課時間來,良心就不會一直吵,真好。」

「我的良心很安靜。」

「妳有那種東西嗎?」我們彼此莞爾,

天還亮著時候從這里看也有不同的感覺,真好。就像艾亞說的。

「所以妳曾經扎實的喜歡了他,卻也慶幸自己沒有跟他交往,是這樣嗎?」

「扎實啊...是,沒有交往啊...對。」

她飲了一口咖啡「看起來這個程咬金出現的真剛好。」

「我有時候會想,如果紅線的傳說是真的、月老也真的可以幫妳找對象,那會不會一開始我求完紅線后,月老安排的人物順序一切都合理呢?」

邊伯賢吧_伯賢

「等等,什幺意思?這太玄了我聽不懂。」

「我求完紅線第一個遇到的就是謝宇帆,再來是謝宇恩,之后才是謝宇琴。依照這樣的順序看去,我理所當然的會認為我的緣分是謝宇帆,加上他的偽裝太過高明,所以我就這樣被牽著走了。」

「妳想說的是,月老幫妳安排的對象其實是謝宇恩嗎?妳那個同事?」

「我只是這樣想。」聳肩,我拿起咖啡杯遮住自己忍不住泛起的紅暈

「哇...月老也真是夠了,居然硬要掰彎別人?」

「其實...搞不好我從來不是那種很直的人啊......」艾亞看著我,臉上藏不住驚訝,不過沒有再說什幺,我們喝完咖啡后回到教室上課。

大三的中古音、上古音都順利過關后,終于是得面對不得不面對的大魔王──訓詁學和中國思想史。訓詁學安排在禮拜五最后兩堂根本是整人,因為禮拜五可是最容易翹課的時候,常常會因為各種原因翹課──大姨媽來翹課、突然想吃鹽酥雞翹課、突然得了一種不回家就會死的病也要翹課,歪理一堆,有鑒于學長學姊們的“功勞”,學校才把大魔王安排在禮拜五。

禮拜五的重課根本是買一送一好康優惠,應用文及習作雖然說不上多難,但出缺席、作業什幺的看很重,老師很年輕,說以前也是SU夜間部的學長,翹他的課就有點良心問題了。好家在訓詁學老師很會教,不只教課認真,還告訴我們必考題怎幺背才能背起來。

邊伯賢吧_伯賢

「中文系的課程多半都是“背多分”,不背不行,背了容易忘記。」

「現在上課教學外,還免費教你們怎幺背答案。」老師一臉慷慨

「首先,你要找出答案和考題的關聯性,沒有關聯性的話背了還是會忘,而且更糟的是你把答案背熟了卻忘記題目是什幺。」

「例如,你們看喔,『一義多詞』,書里歸納了五種原因,名號簡稱、方言差異、翻譯不同、古今新詞、避諱曲折,看起來很長很難背對吧?你就找出可以關聯性的關鍵字,我這樣背『簡方翻古避』,聽懂了嗎?檢方翻找出古幣,容易吧?」

或許正是價值觀這件事讓我意識到自己和謝宇帆的不適合。我邊寫筆記邊想著。

價值觀的不同應該是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會遇到的事,就算是好朋友、家人、父母,價值觀跟妳絕對不同,所以我們尋找價值觀與我們相同的人,或至少相處起來差異不大的人成為配偶,簡單來說,我們人類擇偶的條件不是建立在什幺高富帥、白富美那些朗朗上口的外在形容,而是「認同」,對于人類一個高智慧的靈長動物來說,擁有不堪一擊的致命傷、太過脆弱的心臟和肉體,以及無法強化壯大的情緒感知,最重要的是,人類受大腦所支配,但人終究不是機器做的,擁有太多弱點,因此尋求認同格外重要。假使生活在一個大家都不穿衣服的環境,只有妳穿著內衣內褲很害羞,妳就是異類。尋求接納和包容的第一步就是同化。價值觀相同代表我對妳、妳對我的認同感比其他人高,因此在互相配合和相處上起跑點是更前進的。

人類之所以能在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上做出演化和進步,多少正是因為群族相同性吧。相同的族群一起生活、一起移動。你會打獵,我也會打獵,所以我們湊在一起可以獵到更多食物,不過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我是念中文系的又不是生化或物理。

不知是從何開始,我對于戀愛這件事情漸漸被謝宇恩同化,不對,該說是稍微影響,因為我不像她是單身主義者,我對于單身并沒有抱持太多正面的想法,只是對愛情感到厭倦和困擾,而且我相信這些都是短暫的,我會重拾對愛情的信任,會再次相信紅線的力量,但那之前,我只是想一個人靜靜。艾亞說,年輕人喜歡一個人就該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管是讓朋友或是家人察覺,對那段感情幾乎可說是告吹,因為

邊伯賢吧_伯賢

告白也是告別。幸福?我不快樂。

文章評論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