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生活 > 情感生活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2020-04-08 10:54:13情感生活0

看著謝宇恩的無辜大眼還有那微開的雙唇,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到底干了什幺好事。

「我、的、老、天、鵝啊!!!」

我對著空氣大叫,瞬間酒醒。那些應該要忘記的記憶居然沒忘,昨晚在熱炒店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手舞一投足我都記得一清二楚!當然還包括了我親謝宇恩的事。我肯定是醉了,對,我醉了,所以我犯下的錯事或是什幺的都可以被原諒,但......還是要看對方反應啊!

「醒了?」她懶懶的聲音傳進耳里,沒什幺情緒起伏,我尷尬的轉頭

謝宇恩慵懶的倚在墻邊看著窗外,穿著輕便且手上拿著灰色馬克杯。仔細瞧了瞧,這個房間裝潢和布置好像不是我家?至少不是我房間,我房間亂得像豬窩,這里,這里簡直是IKEA樣品屋。

處處可見灰色的油漆墻壁和幾盆綠色植栽,眼睛所見幾乎都是灰色。灰色的衣服、灰色的短褲、灰色的窗簾、灰色的床單...我猜連她的內褲都是灰色的,喔,這里有一個粉紅色抱枕。

就算全世界的灰色都在這里,但她的書桌、衣柜什幺的卻都是米色家具,不曉得她在想什幺,是因為這樣有強烈的對比嗎?雖然灰色不免給人壓迫的感覺,但整個空間氣度仍保持在十分雅致而精簡的狀態,一如她的行事風格。

「我在哪?」我驚慌,隨后摸著身上的衣服「我的衣服呢?」

「妳是白癡嗎?妳穿在身上。」她的聲音依然沒有情緒,那表情還相當淡然

「靠!妳罵什幺罵,兇什幺兇啊!」

「喵──」一只灰色生物跑了上來,跑上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抓我的手找我玩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wt.......」

「牠是匡威。」

「匡威?」我傻眼「為什幺要取做converse的中文?妳是多愛他們家的鞋子。」

「牠不是我的貓。」謝宇恩坐在床角「也不是我取的。」

這只小灰貓立刻跑過去蹭她「是謝宇琴的貓。」

「謝宇...妳姊姊?干嘛直呼名字,很沒禮貌欸。」我蹙眉

「會嗎?我們家都是這樣啊!」

啊對喔,她是在美國長大的...但那是她國小還國中之后的事情不是嗎?算了...細節不是重點。

「妳姊的貓怎幺會在這?」我伸出手逗弄,牠無視我在謝宇恩大腿邊翻了個身,像滑跤似的躺下又爬起,看起來是很自嗨的一只小貓。(如果牠沒嗑藥的話)

「牠看起來根本未成年,妳該不會誘拐......」

「想什幺,是謝宇琴要我幫牠養的,因為工作關係要到處飛不方便照顧牠,老媽和繼父很忙也沒辦法。」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那妳怎幺會答應?」我好奇「為什幺不是丟給Andy?」

「我想...」她看著小貓翻肚「替她照顧貓咪至少可以作為我和她聯絡的橋梁吧。」

「妳有想挽回關係的意思,為什幺不主動一點示好?」

她深吸一口氣,小貓咬了她,謝宇恩低頭和貓咪四目相對苦笑了下。

「我們的關係沒那幺簡單可以說清楚。」

她抬頭看向我,她那雙眼睛就像往常猜不出情緒,而我除了無限尷尬外還是無限尷尬。想了想昨晚發生的事情我應該要解釋什幺吧?畢竟在熱炒店的時候我已經發酒瘋、語無倫次、口無遮攔的像個瘋子一樣,謝宇恩昨天很清醒絕對記得啊!

我的視線不自覺飄向她的嘴唇,那自然唇色的樣子...我居然想起了昨晚遺留的溫度和熱氣!我臉紅撇過頭,她低聲笑了笑。

「吃早餐吧,我幫妳泡蜂蜜水。」

「噢,謝謝妳喔...」

果然啊!萬惡之罪酒為首!難怪老媽平常一直念我喝什幺酒、酒對身體不好啦啦啦,原來是在防範我不小心出糗啊!但昨晚那件意外根本不是出糗!而是接吻啊!!!

我的老天爺!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月老會不會以為我偷偷出柜,所以才把那個A女介紹給Andy?沒有啊月老!我喜歡男生!我喜歡男生啊!!!

謝宇恩住的小套房還挺高級的,有房間、有衛浴還有小客廳。我一開始還以為只有房間是灰色調,沒想到她家全部都是這個色調,到底是有多灰暗?她似乎注意到我的視線,聳了聳肩,從“廚房”拿出一盤炒蛋、蜂蜜水跟吐司。

「灰色很好阿。」她說「為什幺那個眼神?」

「哪個眼神?」她把炒蛋放在小茶幾,坐在小沙發上開始吃早餐。

「一臉...」她歪頭想了想「就是那種眼神,覺得我很厭世?很不喜歡大眾的東西?好難講,就是奇怪的眼神。」

她把炒蛋夾了一些放在對折的吐司里,拿了一份遞給我。

「謝謝。」我雙手捧下,小心的咬了一口。

她也替自己弄了一份,接著,我們沉默。

為什幺我們兩個會這幺尷尬?難道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為什幺我覺得我們的沉默不是好事?到底哪里錯了,是因為昨晚嗎?我悄悄睨了她一眼,發現從起床到現在她還是那張應付男客人的冷漠,還是她不喜歡有人來她家?我昨天喝醉是不是造成她的困擾?不過她為什幺沒有載我回家?是不知道我家地址嗎?對,一定是這樣。所以果然,我突然造訪讓她很困擾......等等,上班!

「妳今天要上班嗎?」

她愣著,嘴邊還咬著吐司的一角,漂亮的大眼眨了一下,然后搖頭。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不用,今天休假。」

「噢,是嗎......」

「干嘛?」

「我喝醉來妳家造成妳的困擾吧?真的很對不起...喝醉就算了,還打擾妳的作息...」

「我一個人住所以沒差。」她說,面無表情的把桌上的蜂蜜水推過來「看起來妳已經完全酒醒了。」

呃...妳該不會想和我談昨天的事吧?我還沒準備好啊!

「啊...對....昨天晚上......」

「妳是指我家樓下的那件事,還是熱炒店發生的事?」

「呃...妳家樓下的......」

「妳會覺得尷尬的話我們可以不談,就當作意外。」

「妳生氣了嗎?」我小心的問,她訝異的看著我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為什幺妳會覺得我在生氣?」

「因為我起床后妳都沒有表情...是我做錯了什幺嗎?」

「沒有啊,妳怎幺會那樣想?」

我指她

「因為我面無表情?」

「妳現在的表情是用來對付男客人的,妳從沒這幺冷酷。」

面對我說的話,謝宇恩愣了幾秒,表情這才變得柔和笑了出來。

「抱歉,」她溫柔一笑「自己一個人習慣了沒什幺表情。嚇到妳了嗎?」

「對,我還以為妳怎幺了。」

「我好像有一點起床氣?」她莞爾「不管是自然醒還是被叫醒,醒來之后的表情都不會太好看,我不像謝宇帆always都是笑笑的,我比較像謝宇琴,一般來說大部分時間都面無表情,因為也沒什幺事情可以讓我有情緒。」

「沒有情緒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嗎?」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算是吧。」她看著自己交握的雙手「加上一個人久了就會那樣,說起來我也沒什幺朋友,不管是在臺灣還是美國。」

「大概是我太難相處,所以大家不太和我有交集。」

「可是我對妳的第一印象很好啊!」

「妳是說女廁那次嗎?」我點頭「因為我很漂亮?」

「...對...」

「因為外貌所以給的認同通常都不長久,相處起來會和第一印象差很遠。」

「可是妳很自然啊!和妳相處那幺久,我們從早上共事到晚上,中午也黏在一起,我可是比其他人還要知道妳一點,當然...其實我對妳了解也不深,但我內心已經把妳認定為好朋友了。」

「是妳太容易相信人了。」

小灰貓跳上沙發,在我和她之間蹭。

「妳的個性還真像貓。」我說

「我是啊。」

快手驢家班二驢的超話_學話驢

「謝宇恩,」我喚,她抬起頭看我「熱炒店時我問妳的問題,妳沒給我正面的回應。」

她看著我,停下摸貓咪的手。確認我不是在開玩笑或「練消威」后,她點點頭說:「我喜歡妳沒錯。」

「雖然我還沒搞清楚是哪一種喜歡,」

「但我知道妳也沒搞清楚,對謝宇帆是哪種喜歡。」

「所以,我們扯平了。」

文章評論

tlc同乐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